寻衅滋事罪无罪辩护成功案(刑事辩护案例)

 

  检察院指控李某寻衅滋事罪一案,辩护律师分析认定被告人李某不构成犯罪,果断提出无罪的辩护意见。二审法院经开庭审理,裁定撤销一审判决。重审一审阶段,检察院又撤回对李某的起诉。该案现已进入国家赔偿程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2012修正)

  第十七条 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二)对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后,决定撤销案件、不起诉或者判决宣告无罪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

  刑事裁定、赔偿申请如下:

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9)冀11刑终421号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某,男,年月日出生于河北省武强县,身份证号码,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武强县……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10月31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3日被逮捕。2019年3月30日被武强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王瑞涛,河北东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审理武强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某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二0一九年八月十六日作出(2019)冀1123刑初2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建松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二0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衡水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宋鹏程、张爱萍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建松及其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原判事实不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三)项、第二百四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2019)冀1123刑初23号刑事判决;

  二、发回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张晓燕

审 判 员 王国江

审 判 员 王景义

(院印)

二0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李文杰

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9)冀1123刑初211号

  公诉机关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某,男,年月日出生于河北省武强县,身份证号码,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武强县……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10月31日被武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3日被逮捕。2019年3月30日、2019年9月30日被武强县人民法院取保候审。

  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以武检公诉刑诉(2019)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犯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1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9年8月16日作出判决。宣判后,被告人李某提出上诉。经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判事实不清,撤销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2019)冀1123刑初23号刑事判决,发回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本院于2019年12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在审理期间,公诉机关武强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以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撤回对被告人李某的起诉。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决定撤回对被告人李某的起诉,理由充分,符合法律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准许公诉机关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撤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接到裁定书的第二日期五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武振生

审 判 员 孙全全

审 判 员 王爱娟

二0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严天天

国家赔偿申请书

    赔偿请求人:李某

赔偿义务机关:武强县人民检察院。

申请事项

1.赔偿义务机关向赔偿请求人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47706.94元;

2.赔偿义务机关向赔偿请求人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

3.赔偿义务机关在武强县范围内以登报方式向赔偿请求人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事实和理由

2018年10月7日7时30分许,张某路过范某菜摊时……引起吵架,但赔偿请求人一直在玩手机,并未参与吵架,没有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

之后,张某之夫樊某主动参与吵架……引起两家庭成员相互撕扯。两家庭之间吵架和撕扯都具有针对性,非随意,客观上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刘某系张某表哥,其虽为国家工作人员,不但没有主动制止纠纷,而是快速跑进撕扯现场将范某……

赔偿请求人目睹爱妻范某被砸倒后,又遭刘某搂抱、反拧胳膊殴打的情况下,一时情急,顺手从他人菜摊拿刀自卫……其目的是明确的自卫,不构成寻衅滋事。

刘某妻子是武强县公安局户政科干警,该……团伙为了骗取赔偿款,教唆武强县公安局刑事立案,武强县人民检察院又违法违规将赔偿请求人批捕、起诉。因此,该案明显属于通过刑事手段介入民事纠纷,强索钱财为最终目的,是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

2019年8月16日,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1123刑初23号刑事判决,判处赔偿请求人拘役5个月。

2019年12月27日,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11刑终421号刑事裁定,以“原判事实不清”为由撤销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1123刑初23号刑事判决,发回重审。

2019年12月28日,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在审理期间,公诉机关武强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12月30日以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决定撤回对赔偿请求人的起诉。

2019年12月30日,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1123刑初211号刑事裁定,准许公诉机关武强县人民检察院撤诉。

武强县人民检察院错误批捕、错误起诉等非法行为,直接造成赔偿请求人被羁押长达5个月之久。

公诉机关武强县人民检察院作为赔偿义务机关,依法应赔偿请求人下列损失:

1.2018年10月31日——2019年3月30日,赔偿请求人被羁押,羁押期限长达151日。按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日平均工资标准315.94元,赔偿义务机关应向赔偿请求人赔付人身自由赔偿金47706.94元;

2.赔偿请求人被羁押长达5个月,羁押期间每天均遭受精神折磨,精神赔偿金按2万元/每月计算,赔偿义务机关应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0万元;

3.赔偿请求人一家不仅被……团伙殴打、辱骂,还被武强县公安局诬陷为涉黑涉恶非法侦查,甚至被武强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公诉,上述违法行为直接给赔偿请求人家庭造成的恶劣的社会影响,据此,赔偿义务机关应为赔偿请求人在武强县范围内以登报方式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综上,赔偿请求人现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二项、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六条等规定,依法申请国家赔偿,望尽快处理为盼。

此致

河北省武强县人民检察院

                          赔偿请求人:李某

                           20191231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