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特鲁多墓志铭 做有温度的医生

 

    在美国纽约东北的萨拉纳克湖畔,静躺着一位医学博士——特鲁多(1848-1915)。“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特鲁多医生墓志铭上的这段话,现在已经成为许多医生的座右铭了,并常以此为行医之准则。今年是特鲁多医生逝世100周年。写在100年前墓志铭上的这三句话,对于今天的医学界还有哪些现实的意义?我们又该如何理解其中深蕴的医学人文思想?  特鲁多医师的名言,概括了医学救死扶伤的职责,成为医生们所遵从的行医准则,表达了一个道德高尚的医生对待病人的心态,以及一种理性的谦卑、职业的操守和医学人文的朴素境界……  “有时,去治愈”说明医学并非万能,在一些伤病面前,即使医术高明的医生,也是束手无策。但这绝不意味着医生在病人面前无所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医生,除了“有时,去治愈”之外,对待病人要“常常,去帮助”,强调了医者的职业态度。“总是,去安慰”,反映了人文关怀贯穿于医疗活动的全过程,自始至终都充满关怀与安慰。这是一种人性光芒的传递,是医学真谛的表达,是医生职业生涯的闪光点,也是最能感动人们心灵的地方。医疗技术再先进、再发达,也不可能解决所有的疾患。对某些疾病,当我们无力回天时,病人视医生为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医生的一个手势,一个微笑,一声问候,都会对病人产生很大的作用。所以,“去安慰”就尤为重要。医生要理解和包容病人,要像亲人那样去安慰病人。 “大夫,你只是在观察,而我在体验”  100年前特鲁多的墓志铭成为当下医界热议的话题。我们在追求高精尖医疗技术的同时,缺失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人文关怀。  《病患的意义》一书的作者图姆斯曾有一句名言,“大夫,你只是在观察,而我在体验”。沙龙上,参与讨论的嘉宾认为,治疗并不总意味着治愈某种疾病,它更重要的在于体恤和减轻患者痛苦,提高患者生命质量。医生不仅仅要关注客观指标,更要关注患者体验。 现实中,这样的情形相信很多医生都会碰到:医生拿着CT报告对患者说,“手术做得很漂亮,原来病变很重,现在得到纠正了”。但患者自己的感受却是,“我还是很痛,病根本就没有治好”。武汉协和医院骨科副教授叶哲伟将发生在医院里治疗结果和医患关系走向按四个维度做了梳理:第一种,病治好了,医患也因此成为朋友;第二种,病没治好,医患不幸成为敌人;第三种,病没治好,医患双方却成为

    朋友;第四种,病治好了,但医患却走向敌对。他说,对于医生而言,第一种、第三种是值得欣慰的;第二种、第四种是值得警醒和反思的。 “病人”包括“病”和“人”,一个是疾病——这个人得了什么病,该怎么治疗;另外一个还要看到他是一个有思想、有情感的社会人。对医生来说,切除一个器官,从医疗角度来讲技术并不复杂,但对患者来说,要切除一个器官,其实最大的障碍不是身体能不能接受,而是心理能否接受。“如果能够让病人感受到医生的尊重与关怀,理性地理解这个疾病与治疗,医患关系可能会更好”。  “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对病人的关心以及换位思考”  特鲁多医师1873年被诊断患了肺结核病,他不仅是医生还是病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玉村说,“特鲁多的墓志铭讲出了他作为病人的痛苦,也讲出了他作为医生的无奈。今天,更是提醒我们医生,要能做到换位思考”。  医患之间最重要的是理解和信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说,她曾在5年中做过3次手术,现在还有糖尿病,但一直维持在临界状态。医生对她说,“因为你信任我们,所以你能维持得很好”。她认为文学与医学都是人学,共同关注的对象都是弱者,作家和医生要对自己的对象说的一句共同的话就是“没有关系,不是你一个人是这样子”。一位患者对一位医生最大的信任,也是医患间最值得珍惜的东西。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