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费能否作为医院拒绝复印病历之法因

 

欠费能否作为医院拒绝复印病历之法因?

(核心期刊收录)

/王瑞涛

【案例背景】

晋某被韩某等四人打伤后到保定某医院就诊并被收治入院,韩某为晋某预交住院押金800元,入第二天押金全部用完。保定某医院通知晋某交费,但晋某认为其是被韩某打伤,医药费应由韩某等人支付,予以拒绝,保定某医院遂停止一切诊疗护理行为,后又将晋某扔出医院。晋某被扔出医院后,因其与韩某等人存在纠纷,需保定某医院的住院病历作为证据向韩某等人主张权利,但该医院以晋某欠费为由拒绝其提供。

为获取住院病历,晋某向保定市卫生局提出控告,要求该局责成保定某医院为其复制客观病历,但卫生局以晋某欠费为由,认定保定某医院拒绝提供病历复制服务合法。晋某又向保定市北市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返还原告住院期间的病历”,北市区法院判决“因原告未向被告缴足全部住院费用,根据相关医疗规定,其住院病历由被告保管”,判决驳回原告晋某的诉讼请求。2010年1月30日,本律师经律所指派为晋某提供法律援助服务,考虑到住院病历的特殊性,遂向河北省卫生厅提起行政复议,后省卫生厅责成保定市卫生局责令保定某医院为晋某复制客观病历资料。

【案例评析】

首先,住院病历应由医疗机构保管,患者要求返还病历于法无据,但其可以要求复制病历

《医药卫生档案管理暂行办法》、《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法规均明确规定住院病历由医疗机构保管。住院病历属于医药卫生科技档案,是国家档案的重要组成部分住院病历的保管、使用等受《档案法》调整,患者要求医疗机构返还病历于法无据。《执业医师法》、《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又同时赋予患者复制客观病历的权利,并明确了医疗机构拒不提供病历复制服务的行政责任,因此,患者要求复制病历则于法有据。

其次,患者拖欠医药费不是医疗机构拒绝提供病历复制服务的正当理由

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五十六条规定拒绝为患者提供复印或者复制病历资料服务须有正当理由,该《条例》及其释义未对“正当理由”作出明确解释,但与《条例》同时发布施行的《医疗机构病历管理规定》(以下简称《病历管理规定》)第六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对病历复印、复制的具体要求作出了明确规定,该《病历管理规定》用逐项列举的方式规定了患者复制病历的“正当理由”,如果患者不符合上述规定,医方完全可以以该“正当理由”拒绝提供病历复制件。《病历管理规定》以强制性规定的形式将医方可以以“正当理由”拒绝为患者复印、复制病历的情形完全涵盖,其没有赋予卫生行政部门和医方自行规定其它“正当理由”的权力——即患者欠费不医疗机构拒绝提供病历复制服务的正当理由

第三,保定某医院拒绝为晋某复制客观病历与晋某欠费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解决的途径不同,省卫计委复议决定合法。

保定某医院已将晋某收治入院,他们之间成医患关系。《条例》及诸多卫生部门规章均明文规定患者有权复印、复制病历资料,保定某医院提供客观病历资料复制服务属于医方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晋某欠费则属于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民法调整范畴《条例》及相关法规未授权卫生行政部门处理债权债务法律关系。而根据《条例》第五十六条规定,如果医疗机构违反条例的规定拒绝为患者提供复印或者复制病历资料服务,卫生行政部门有权责令医院改正,并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纪律处分,该条赋予了卫生部门对医疗机构违规拒绝提供病历复制服务的行政职权。保定市卫生局以晋某欠费为由拒绝履行《条例》第五十六条规定的法定职责显然属于行政不作为,省卫生计生委责令提供病历复印服务的复议决定合法

作者简介:王瑞涛河北东尚律师事务所,现任河北省卫计委法律委员会委员、河北省卫生行政执法裁量基准修订委员。

联系电话:13383619305;15003111473。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