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卫计委秉公执法判定医疗事故,人民法院明察秋毫依法维持

    案例介绍:经代理患方维权,卫生行政机关依法直接判定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完全责任。医疗事故判定后,医方不服上诉,本站律师再次代理患方,人民法院判决维持行政判定。


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7)冀0903行初78号

  原告孙某,系某卫生室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李某、孙某,河北榆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住所地沧州市运河区朝阳大街11号。

  法定代表人方敏,该局局长。

  第三人宫某。

  委托代理人王瑞涛,河北东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孙某不服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作出的沧卫医字[2017]13号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8月16日立案后,于2017年8月21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9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孙某及委托代理人李某、孙某,第三人宫某及委托代理人王瑞涛、第三人宫心甫委托代理人宫某(宫心甫之子)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于2017年4月20日作出沧卫医字[2017]13号《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判定涉案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甲等事故,某卫生室及村医孙某承担完全责任。

  原告孙某诉称,2013年8月6日上午,原告多次治疗过的患者宫某过敏性哮喘发作,原告携带药品至宫某家巡诊,原告现场配置三组液体:左氧氟沙星、生理盐水+头孢曲松钠、葡萄糖液+清开灵。原告仅给予输注100ml的左氧氟沙星液,其余配好的液体未进行输注,输液过程中宫某呼吸困难逐步加重,原告给予地塞米松、喘定、副肾素抢救治疗,并嘱家属联系医院抢救,后宫某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随后,原告于6小时内补记了病历资料。后经尸检,沧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尸检鉴定中心出具尸检报告,认定宫某死亡原因为“过敏性休克”,但是未详细说明过敏原因及过敏源,原告前后两次申请做血液、胃液鉴定,以确定具体过敏原因,但宫某家属拒绝配合。宫某家属认为本次事件属于医疗事故,要求东光县卫生局处理,东光县卫生局受理了宫某家属提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请求,并移交至沧州市卫生局。2013年9月26日,沧州市医学会出具《关于不予受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托的函》,对本次鉴定申请不予受理。2015年4月16日,被告作出沧卫医字[2015]10号《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判定“该起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甲等事故,某卫生室及孙某承担完全责任”。原告对此不服,向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对于医疗事故的等级和责任的确定,应当有医学会依法进行鉴定,被告作为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并无进行判定的权利,并且,该判定结果并无任何证据支持,具体行政行为没有合法的事实依据。经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最终,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冀09行终294号行政判决书,维持了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判决生效后,被告作出(2017)13号《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作出了和之前事实和理由相同的判定书。原告认为,被告所作判定书在没有新的事实和理由的情况下作出和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作出的沧卫医字[2017]13号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原告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1、沧州市卫计委作出的第13号再次判定书。2、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第294号行政判决书。其他证据同原一审及重审中所提交的证据。

  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庭审。

  被告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未向本院提供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第三人述称,原告诉状中所诉不属实,原告诊断宫某是过敏性哮喘在没有确定细菌感染的情况下,原告使用抗生素,违反了抗菌药物临床指导原则,原告在为宫某输入头孢曲松钠的过程中因未做皮试导致宫某发生过敏性休克,但原告没有进行抢救,而是换输左氧氟沙星,导致患者发生过敏性休克死亡,宫某死后已进行尸检。对原告起诉的已经补写的门诊病历也不属实,在沧州市医学会鉴定过程中,原告没有向沧州市医学会提交门诊病历及抢救病历,沧州市医学会出具的不予受理委托的函,明确认定因医方无患者原始病历资料,该事实足以证明在鉴定之前原告尚没有病历资料。在2014年3月19日,东光县卫生局向某卫生室及原告孙平下达了卫生行政执法意见书,也说明孙某没有书写门诊病历,被告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八条之规定再次作出医疗事故判定书合法有效,应予维持。第三人提交的证据同原一审及重审中所提交的依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的真实性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确认、对原告、第三人提交的其他证据认证意见同已生效的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行终294号行政判决。

  经审理查明,2013年8月6日上午宫某因呼吸困难、胸闷。请同村卫生室医生孙某进行诊治,输液过程中患者呼吸困难病情加重,在转院过程中呼吸、心跳停止,经东光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014年3月17日第三人宫某向被告提出《判定医疗事故等级及责任程度》请求书,同年4月2日被告向第三人出具《关于对宫某反映问题的答复》,建议第三人向东光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通过诉讼程序解决该纠纷。第三人不服,向河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提起行政复议,2014年8月7日该委员会作出冀卫复决字()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责成被告补充调查并对该医疗事故争议进行直接判定。2015年4月16日被告作出沧卫医字[2015]10号《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依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十八条第四款之规定以及《卫生部-批复》精神,判定该起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甲等事故,某卫生室及孙某承担完全责任。

  原告对此不服,向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15日作出(2015)运行初字第47号行政判决书,判决责令被告撤销、重作,第三人宫某不服提起上诉,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31日作出(2016)冀09行终99号行政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并追加宫某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16年8月23日作出(2016)冀0903行初62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被告沧卫医字(2015)10号《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中所涉原告(孙某)的判项,并责令冲作。宫某等五位第三人不服提起上诉,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6日作出(2016)冀09行终294号行政判决书,维持了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冀0903行初62号行政判决书。二审判决生效后,被告进行了补充调查、沟通咨询,于2017年4月20日作出沧卫医字[2017]13号《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依照《》《》《》《》《》《》《》《》《》等规定,判定涉案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甲等事故,某卫生室及孙某承担完全责任。原告不服,起诉至本院。

  上述事实由各方当事人在原一审、重审及本次审理中陈述及所举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相关证据。但是,被诉行政行为涉及第三人合法权益,第三人提供证据的除外。”依据该规定,虽然本案被告未在法律规定期限内提供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因第三人已提供了相应的证据,故不应视为本案被告没有相应证据。本案中被告依照生效的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9行终294号行政判决的结果,进行了补充调查、沟通咨询后,作出沧卫医字(2017)13号《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且所作行政行为依据的规范性文件与其之前作出的沧卫医字(2015)10号《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并不尽相同,故虽两次行政行为的结果基本相同,但不应认定为“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被告所作再次判定结果并无不当,原告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孙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建朋

人民陪审员 王秀阁

人民陪审员 孙建萍

二0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院印)

本件与原件核对无异(章)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