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医疗事故行政判定案

  【后附《医疗事故行政判定书》】

  卫生部《关于卫生行政部门是否有权直接判定医疗事故的批复》和《关于医疗机构不配合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所应承担的责任的批复》文件明确规定,不如实提供相关材料或者不配合相关调查,导致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不能进行的,应当承担医疗事故责任,责任程度按照完全责任判定。卫生部政策法规司指出,这一规定是强制性规定,不属于自由裁量的情形。

 【案例】

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医疗事故争议再次判定书

沧卫医字[2017]13号

  申请人:患者妻子,司某。

  申请人:患者父亲,宫某。

  申请人:患者长女,宫某。

  申请人:患者二女儿,宫某。

  申请人:患者三女儿,宫某。

  医疗机构:东光县大单镇某卫生室。

  医疗机构负责人(村医):孙某。

  申请事由:申请沧州市卫计委对申请人(患者家属)与东光县大单镇某卫生室村医孙某医疗事故争议一案进行判定。

  医疗事故争议过程说明:2013年8月6日上午东光县大单镇某村患者宫某因呼吸困难、胸闷,请本村某卫生室乡村医生孙某诊治,孙某初步诊断为支气管哮喘,上午9时左右携带药品到患者家中进行输液治疗。现场配置三组液体分别为:左氧氟沙星100ml*1、0.9%生理盐水250ml*1+头孢曲松钠1.0g*4、5%葡萄糖液250ml+清开灵2ml*10.。输液过程中,患者宫某呼吸困难逐步加重,孙某给予地塞米松、喘定、副肾素抢救治疗,并嘱患者家属联系县医院转院抢救。患者宫某在转院途中呼吸、心跳停止,10时20分由东光县120将患者接至东光县医院进行抢救,经抢救90分钟无效死亡。2013年8月7日,经医患双方同意,东光县卫生局委托沧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尸检鉴定中心进行尸检,8月16日该中心出具了尸检报告,报告描述“尸表检查左手背可见输液针痕,两前臂内侧未见皮试针痕”,病理诊断死亡原因“考虑宫某死于过敏性休克”。2013年9月9日,东光县卫生局受理了患方提出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请求,并将案件移交沧州市卫生局。市卫生局医政科审核后,认为无法直接判定是否属于医疗事故,于9月18日移交市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9月26日,沧州市医学会以“医方无患者的原始病历资料,且医患双方的陈述、答辩材料中对治疗过程中的用药情况叙述不一,与东光县卫生局所做的调查笔录中所述治疗经过亦不一致,无进行鉴定的客观依据,难以认定患者死因”为由,不予受理本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并出具《关于不予受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托的函》。之后,市卫生局责成东光县卫生局对该纠纷多次进行调解,但一直未能调解成功。

  行政判定受理及审理过程说明:申请人于2014年3月17日就与东光县大单镇某村卫生室孙某医疗事故争议一案,向本局递交了《判定医疗事故等级及责任程度请求书》,请求判定医疗事故等级及责任程度。我局调查审理后认为,现有证据和调查结果无法直接判定村医孙某应承担医疗事故责任,于2014年4月2日向申请人出具了《关于对宫某反映问题的答复》,建议患方家属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通过诉讼程序来解决该事故争议。患者家属宫某等人不满意本答复,于2014年4月18日向河北省卫生计生委提出行政复议申请,8月7日省卫生计生委下达行政复议决定书(冀卫复决[2014]1号),认为乡医孙某没有书写处方、门诊输液记录及门诊登记记录,导致在医疗事故鉴定中不能提供相关病历资料和影响医疗事故鉴定,属于消极不作为,应当认定为“不如实提供材料导致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不能进行”的情形。责令我局“对案件进行补充调查,指定检验机构对封存的药品进行检验,并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对该医疗事故争议进行直接判定。”

  我局于2015年4月16日作出了《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沧卫医字[2015]10号),判定该起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甲等事故,东光县大单镇某卫生室及村医孙某承担完全责任。2015年4月,孙某向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沧州市卫生局出具的《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2015年5月,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行政诉讼,并作出撤销沧州市卫生局做出的《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责令沧州市卫生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判决:2016年2月,宫某等委托律师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撤销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发回重审的判决;2016年8月,沧州市运河区人民法院做出了撤销沧州市卫生局做出的《医疗事故争议判定书》、责令沧州市卫生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判决;2016年12月,宫某等委托律师再次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的判决。

  按照法院的判决,我委再次对案件进行补充调查,截止目前,医患双方均无新证据补充。因涉案药品的保存不符合《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且经与药品检验部门沟通咨询,无法对药品使用的先后顺序和药品使用与否作出检验,故我委无法通过药品检验取得有效证据,孙某事后提供的处方、门诊输液记录及门诊登记记录不能证明属于治疗行为结束后六小时内补记。

  判定结果:根据我委调查结果和省卫生计生委行政复议意见,依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八条、第十七条、第二十条、第三十六条之规定以及《卫生部关于对浙江省卫生厅在执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过程中有关问题的批复(卫医发)[2004]65号》、《卫生部关于卫生行政部门是否有权直接判定医疗事故的批复》(卫政法发[2007]135号)、《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卫生部关于医疗事故鉴定有关问题的批复》(卫医发([2005]496号)第四条等规定,本委对该起医疗事故争议做出如下判定:该起医疗事故争议属于一级甲等事故,东光县大单镇某卫生室及村医孙某承担完全责任

沧州市卫生计生委

2017年4月20日

沧州市卫生计生委办公室           2017年4月20日

                            (共印10份)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