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尸检不是确定患者死因的唯一手段【案例】

 

 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死因不明或对死因有异议的,应进行尸检。具体到司法实践,医患双方未行尸检且对死因有争议的,若能推断死因,医疗纠纷亦可处理。

 【案例】

 一、诊疗经过

  患者因进行性排尿困难10年入院。入院诊断1.前列腺增生2.膀胱憩室3.双肾囊肿4.糖尿病5.冠心病6.高血压3级(极高危)。2016年4月18日,患者在行手术腰硬联合麻醉下经尿道前列腺增生体电切术时突然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立即暂停手术给予心肺复苏,呼吸控制在13次/分,给予冰袋脑保护,分别给予肾上腺素、洛贝林、尼可刹米、胺碘酮、多巴胺、碳酸氢钠,期间给予电除颤,未恢复自主心跳及自主呼吸,患者猝死于手术台上。

 《死亡记录》死亡原因:1.心源性猝死?2.肺栓塞?

 《知情同意书》术中或术后出现的并发症、手术风险:

1)麻醉意外。

2)心、肺、脑血管意外,危急生命。

……

5)术后下肢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致死亡。

二、初步分析及委托前的风险告知

  根据病历记录、术前告知、死亡诊断及未进行尸检等因素,告知当事人(患者亲属)诉讼风险,由当事人自决是否起诉。当事人经慎重考虑,坚持要求为老人讨公道,委托本站律师代理案件。

 三、案件维权过程

  1、患方策略

  考虑到手术并发症风险及案情,若将死因定性为心源性猝死或肺栓塞,根据《知情同意书》约定的免责事由,本案将经难以追究医方责任,故,应避免之。分析《麻醉记录单》发现,患者硬膜外单次注入吗啡2mg25分钟后突然出现呼吸抑制、心率失常等表现,根据临床症状,本案律师提出患者系吗啡导致的呼吸抑制死亡,医方未应用纳洛酮拮抗存在过错。推断死亡原因:吗啡致呼吸抑制抢救不当死亡。

 2、医方策略

  医方陈述认为:医院诊疗过程符合规范,用药合理;医院病历书写符合规范,不存在伪造、隐匿之说;患者术中死亡系不可预知、不可避免的并发症,是自身疾病的自然转归。

 四、结果

  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收取双方陈述及鉴定材料后,抽取麻醉专家参加鉴定。鉴定意见认为:本案未做尸检,具体死亡原因难以明确,在不排除被鉴定人的死亡与发生呼吸抑制存在相关性的情况下,结合被鉴定人的病程进展及诊疗过程,考虑吗啡引起呼吸抑制的可能性大。吗啡是一种常见的麻醉性镇痛药,应用吗啡一旦出现呼吸抑制可静点纳洛酮治疗。不能排除医方的过错与被鉴定人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建议承担共同责任。

 鉴定机构经医方申请,出庭接受质询,当庭明确:本案不存在心源性猝死和肺栓塞的临床表现,临床表现与吗啡引起的呼吸抑制致死相符,医方未应用纳洛酮拮抗不当。

 法庭将择日宣判。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