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首例“医告患”极具示范意义

来源:现代金报评论作者:罗志华网址:http://nb.sina.com.cn/news/p/2015-11-24/detail-ifxkwuwx0318828.shtml 

  日前,我国首例医生状告患者家属名誉侵权案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开庭。起诉书中,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生梅斌提出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一切侵害原告名誉的行为,以刊登公告的方式向原告道歉,恢复原告名誉并赔偿精神损害费5000元等诉讼请求。被告金某并未如期到庭。法院向梅斌表示,对案件的继续审理将商议以后再作答复。梅斌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1123日《健康报》)

  梅斌之所以状告金某,是因为他曾参与了对金某母亲的抢救,而金某仅仅因在网上搜到武汉同济医院普外科也有一位同名医生,就依此认定梅斌应该在同济医院上班,于是写信到湖北省卫计委指称他学历造假,没有执业资格,在中南医院上班是非法,后经证实这些都是无中生有。但金某并未就此收手,还通过四处散发传单、到网上发帖等方式,宣扬梅斌医德败坏,给梅斌的工作与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

  可以看出,这是一起典型的“软性医闹”事件,即患方并不以打闹等硬碰硬的方式来表达诉求,而是通过不断骚扰和诋毁医生,通过误导舆论等方式,向医生和医院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服软”,以满足自己的无理诉求。而类似的“软性医闹”,比“硬性医闹”更常见、更难对付,已成医生和医院所面临的一大困扰。

  很多医生对于这类“医闹”,往往选择息事宁人。医生的时间很宝贵,心情也很重要,既不想带着情绪工作,更不愿花太多时间去打官司。更何况这类“医闹”取证很困难,医生维权不易,反复折腾也不见得有好结果,因此即使权利和名誉受损,也多选择忍气吞声,甚至赔钱认栽。正是这种“软弱”助长了此类“医闹”,甚至让一些人将之当成表达不合理诉求、追求不正当利益的门道。

  相比之下,梅斌选择打官司,则显得尤其难能可贵。正如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所言,作为我国首例医生状告患者家属的名誉侵权案,梅斌维权具有极大的标志性意义。“医闹”最擅长的是“闹”,最希望医院和医生花钱摆平,最不愿通过法律来解决问题,那么,对于他们最直接有效的回击,就是利用法律武器来维权。梅斌选择打官司,不仅有利于维护他个人的名誉和权益,也对其他医生能起到示范作用。

  某种程度而言,骚扰和诋毁医生,让医生无法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伤的不仅是医生,也破坏了医疗秩序,浪费了医疗资源,损害了其他患者的利益。因此,梅斌维权,不应是医生个人的事,而应作为社会的共同责任。医生没有时间和精力打官司,就有必要明确一个代理机构来替他们打官司,并尽量减少类似案件的诉讼程序,让医生既能通过司法诉求来维权,又不至于影响工作。

  若如此,类似的“医告患”才有望成为常态,“软性医闹”势必减少。

  罗志华(医生)


http://www.cdws.gov.cn/web/Main/newsview.asp?ID=3369&SortID=10(承德市卫生局官方网站)

  日前,我国首例医生状告患者家属名誉侵权案在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院开庭。起诉书中,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生梅斌提出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一切侵害原告名誉的行为,以刊登公告的方式向原告道歉,恢复原告名誉并赔偿精神损害费5000元等诉讼请求。被告金某并未如期到庭。法院向梅斌表示,对案件的继续审理将商议以后再做答复。梅斌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医生名誉严重受损

  这场医患纠纷已持续4年多。2011年2月,被告金某的母亲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期间因病抢救无效死亡。作为当天的值班医生,梅斌参与了整个抢救过程。他表示,患者病情恶化得很突然,但当时的治疗过程规范严谨,在场的神经内科医生几乎都参与了抢救,医院还组织了包括心内科、呼吸内科等相关科室在内的紧急会诊。在事后的讨论中,医方认为患者的死因极有可能是肺栓塞,但家属拒绝尸检。于是医院将病案记录封存,至今仍完好保留。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3年,金某忽然将矛头指向梅斌个人,起因仅仅是她在网上搜到武汉同济医院普外科也有一位同名医生,就依此认定梅斌应该是在同济医院上班。梅斌告诉记者,金某不仅写信到湖北省卫生计生委指称他学历造假,没有执业资格,在中南医院上班是非法,还将题为《中南医院梅斌医德败坏》的传单散发到医院每间办公室和病房,甚至在医院附近的马路上、地下通道等公共场所,几乎见到谁就塞给谁。此后,金某又先后在天涯网、百度贴吧、凤凰网等多家大型网站发布同样内容的帖子。

  从冷处理走向主动维权

  “有时走进病房,就看到病人的床头上放着那些写着我医德败坏的传单,我心理压力很大。”梅斌说,一开始,他听从同事的劝说,对金某的所作所为采取冷处理的办法,但丝毫没有平息事件。

  从履历看,梅斌是一名出色的神经内科医生,曾获湖北省十佳劳动岗位模范能手、武汉大学“五四”青年奖章、湖北省卫生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等诸多荣誉。2005年11月,作为中国第22次南极考察队12名队员之一,梅斌抵达长城站,连续工作生活了400天。在极端气候条件下和没有阳光的日子里,睡眠障碍成为队员们的通病,有些队员还出现了焦虑、烦躁等症状。当时,梅斌成为大家的心理守护师。然而,在这场纠纷的影响下,梅斌本人却出现了明显的抑郁表现,并到医院精神科就医。2014年,梅斌开始依靠药物维持睡眠。

  就在这一年,梅斌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得知法院立案后,金某仍继续散发传单,并将传单做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鲜艳”。传单中,金某附上了自己的QQ号和银行账号,希望大家为她打官司提供赞助。

  今年9月30日,湖北省卫生计生委作出明确书面答复,证实有两个“梅斌”医生,分别在两家医院上班,都具有合法的医师资格证和执业医师证。湖北省政府法制办公室接到金某质疑省卫生计生委的行政复议请求后,经调查认定省卫生计生委作出的结论真实合法,于2015年11月16日决定维持省卫生计生委作出的回复。

  据了解,对于武昌区法院当面递交的传票,金某拒不接受;后又称法院传票未能寄达她的住所,所以她未能出庭。她表示梅斌没有执业资格,并可以提供证据。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表示,作为我国首例医生状告患者家属的名誉侵权案,梅斌维权具有极大的标志性意义。

  邓利强说,如果患方通过发传单、网络发帖的形式进行违背事实的指认,则毋庸置疑侵害了医生的名誉权。对于类似的侵权行为,医生群体不能忍气吞声,而应从被动招架转向主动维权,让违法者付出应有代价。

  邓利强表示,中国医师协会天士力维权救助基金愿意给予梅斌诉讼费用支持。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