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医疗鉴定与伪造病历之间的关系——对《第二次庭审》释疑

 

释疑如下:

1、申请鉴定权是程序性权利,原、被告必须尊重。既然被告医院申请了医疗事故鉴定,必须将该程序走完,否则患者(原告)将面临败诉风险。这就好比:患者申请了医疗司法鉴定,经鉴定医院有过错;但医院申请的医疗事故鉴定还未进行,若医院坚持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则法院亦应支持(会涉及后续的行政追责程序)。鉴定权是程序权,不是实体性权利,法院若未尊重双方该项程序权,二审将以程序违法发回重审。
2、根据侵权责任法,伪造、篡改、隐匿病历资料,应直接推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实践中,法院在审理伪造、篡改、隐匿病历时,因缺乏专业医疗相关知识,根本无法查明该项事实。这就造成——法院无法直接、科学的认定病历是否伪造,难于直接推定医院存在过错。用法院《指导意见》的说法是,“我们要看看,伪造的病历部分是否已实质影响了鉴定的进行”。
3、患方对策:
(1)表面上积极配合法院委托医疗鉴定;
(2)根据鉴定规则,在对病历质证的过程中取得相关证据(即医疗证据的再取证过程,以程序性权利获取实质性伪造、篡改、隐匿病历证据),如此,鉴定机构则只能拒绝接受委托;
(3)鉴定机构出具《不予受理函》,指明不能进行鉴定的原因。若鉴定机构坚持违法鉴定,该鉴定将被行政机关依法撤销,相关责任人将被追究行政或刑事责任,鉴定机构将被给予行政处分,国家级司法鉴定资格不保。
(4)现在,鉴定机构已告知法院为什么不能进行鉴定,鉴定不能进行的原因已明——伪造病历或病历资料不全。
(5)到此为止,法院唯一能做的,就是只能根据《批复》及相关司法解释,直接判定医疗机构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这个赔偿责任是法定的全责,不是推定的全责。
(6)患者胜诉。
根据《第二次庭审》提供的庭审笔录,患者将难以胜诉。

首席医疗律师
王瑞涛
2012年7月12日


《第二次庭审》如下:

第二次庭审 http://tieba.baidu.com/p/1719790430

2010年12月17日第一次庭审,独任审判蒋红梅主要是动员原被告首先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否则医疗案没法审理。错误实施“以鉴代审”。结果是只能以未经审理的造假鉴定材料去做枉法鉴定。
2012年6月5日第二次开庭。拖延近一年半,枉法鉴定终于出笼下达,法院实施下一个程序:“以鉴定案”。
第一次的枉法庭审得不到纠正,第二次开庭,决不会出现公正审理。9时开庭,审判长宣布合议庭组成人员。原告代理因蒋法官未能依法公正审案,对原告指控的伪造病历,蒋法官借口不懂医学,拒绝质证,反而徇私枉法为被告炮制伪证,支持造假。蒋法官应被问责。不适宜继续审理本案。申请回避。
经合议庭合议,经院长决定:因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申请予以驳回。法律规定的条件,确实没有法官违法乱纪,应该回避条款。可是,所有回避条款,也没有这一条更具备应该回避的法理依据。这并非立法纰漏,而是法官违法违纪应及时问责查处。查无此款,继续审案,是乱弹琴。
第一次庭后,原代立即找蒋法官质问,指责枉法庭审。并向董院长做书面反映:申请蒋法官回避,组成合议庭,纠正枉法庭审,阻止以造假材料去做枉法鉴定。让首要责任人外科主任赵春庆,全部伪造病历的炮制者出庭,接受质证。无回应。申请见董院长三个月未果。
恢复庭审后,李审判长先说:“你近期在昌黎吧发帖,我们也看到了。案子正在审理,不允许到网上议论,必须把帖子全部删除。”
原代:我在网上发贴是出于无奈。对枉法庭审我到处抗争投诉,没人管。发到网上晒案,接受群众监督。县医院有很多医护人员是本案的知情人,看他们如何反应,评论。可惜只有辱骂和黑社会的威胁电话。还有:“你找熟人看病,不知感恩,还反打一耙”等混帐话,讲不出事实和证据。没有人为自己的医院挺身而出做有力辩护。如果患方捏造事实,讹诈医院,必遭声讨。观此,可推定事实存在。对审案有帮助,没坏处。发帖是我的权利,让我删帖应说出法律依据。接着,李审判长宣布:上次开庭对鉴定材料进行了认证质证。现在归纳焦点:一.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存在过错的参与度。二.被告应赔偿原告的数额和依据。双方对焦点有无异议?
原代:有异议。上次开庭蒋法官对鉴定材料未做认证质证,而是以造假材料委托了鉴定。
审判长:问你是否围绕这两个焦点审理,是否有异议?不要老提蒋法官和上次庭审,好不好?
原代木然呆坐。不提蒋法官,不提上次庭审,我该怎么说?茫然四顾,见医务科长与被代咬耳私语,——会心发笑。笑我愚钝?看不懂焦点安排的真谛?是将一二审截然分开,推行另一种形式的庭审。旧药装新瓶?
审判长:继续庭审程序,围绕焦点,原告举证陈述事实和理由。
原代:提交证一,《骨科疾病临床诊断及治疗方案》书证原件及影印件。证明脊柱术后应做抗凝治疗。原告在二院做内固定器材取出手术,及同室骨伤病友都做肝素抗凝治疗。专家和赵春庆说不用药物预防血栓是坑人说谎。
提供证二:《临床治疗学》原件和手抄节录件(因书太大,没法影印)。
审判长:该证上次开庭已提供,在笔录第九页记录了。还有证据吗?
在提供重要证据,专家鉴定被质疑的关键时刻,审判长用谎话搪塞了证据的质证和认证(查笔录第九页无此记录)。《临床治疗学》记载:“腰椎压缩骨折,没有神经症状,压缩率不超50%,应保守治疗。并载有三项术后应做药物抗凝治疗的方法。
同时,这里还出现了伪造笔录,原代在此紧要关头,无缘无故,突发呓语:“申请证人出庭。”实际是审判长为了回避重要证据的质证,突然转换程序,让证人出庭。此时并未出现需要证人出庭作证情节。只是让证人随便陈述。无目的,无课题,无指示。证人不知说什么好,反而有些语无伦次。原告着急帮说,遭法庭制止呵斥。引医务科长与被代阵阵窃笑。证人退庭,回到正题。……

河北医疗律师

王瑞涛

13383619305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