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出生案医疗纠纷司法鉴定陈述书-代理医方

 

  注:本案系门诊就诊,医方无病历资料,也未证据全面交换,故,诊疗经过均源自患方提交的病历及患方书面陈述(签字+手印)。

  经鉴定听证,患方对我院陈述的诊疗经过再次确认。

  鉴定会已开,鉴定专家已将该鉴定陈述书副本交予患方。



医疗纠纷司法鉴定

陈述书

   

院方:AAAA

患方:李某

现陈述如下。

一、诊疗经过。

2016年2月2日-9月3日,患方在我院行8次超声检查,并经外院检查,其中:

2016年7月2日,患方到EEEE行产前检查,报畸形(颈部囊性回声、左肾显示不清、室间隔缺损),医嘱DNA检查;

2016年7月4日,我院B超检查报畸形(左肾缺如、颈部软组织囊性结构、室间隔缺损);

2016年8月1日,我院B超检查报畸形(室间隔缺损、左肾未探及);

2016年9月3日,我院报畸形(左肾缺如、室间隔缺损、右侧腹腔囊性结构-胆囊?),建议上级医院检查。患方再到BBBB检查,确诊胎儿肠闭锁畸形。

我院B超单6次书面告知:由于孕龄、胎方位、肢体、羊水量、胎动、肥胖等影响,超声检查不能完全发现胎儿所有畸形,如胎儿耳、指、趾、各种腺体、单纯腭裂、部分消化道畸形、神经系统疾病、代谢性疾病等不能常规检出;与生殖有关的问题不在检查范围;如有要求,请到上级医院做产前诊断;本次检查仅说明目前胎儿状况;请知情了解。

2016年9月4日,患方孕36 周以胎膜早破、胎儿宫内窘迫入魏县人民医院,当日产一女婴,后续治疗措施不详。

2016年12月10日,新生儿以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败血症、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低血钾症等病症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出院,后续治疗措施不详。

现新生儿已死亡。

二、我院不存在医疗过错。

1、我院有超声诊疗科目。我院B超检查发现胎儿左肾缺如、颈部软组织囊性结构、室间隔缺损、右侧腹腔囊性结构,超声报告做出了具体说明,建议到上级医院检查,并书面提及请到上级医院做产前诊断,故,我院B超检查及告知无过失。

2、2016年7月2日,患方到EEEE行产前超声检查报畸形。在EEEE医师明确告知应进行DNA诊断的情况下,患方不遵医嘱未行DNA诊断。患方不配合医嘱与我院无关,我院无责任。

3、根据产科超声医学技术的发展现状,无论国内、国外,目前对于中孕期大畸形超声筛查的检查项目规定只包括四肢长骨及手足,而不包括手指和足趾。国际妇产科超声学会最新公布的《孕中期胎儿畸形筛查指南》中也特别强调不包括手指及足趾畸形的检查。故,多指畸形未报不存在过失。

4、对于其他心脏畸形,如房间隔缺损等,基于胎儿心结构特点及超声的局限性,产前一般不做出相关诊断。

三、我院医疗行为与新生儿损害后果之间无因果关系。

1、畸形及染色体异常不是产前检查造成的,因此,医疗行为与畸形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2、本案存在胎膜早破、胎儿宫内窘、早产、肺发育不良、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败血症、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低血钾症等病症,经多家医疗机构医治,新生儿又系院外死亡且未尸检,现新生儿死因不明。新生儿出生后未在我院治疗,可以明确的是:我院产检医疗行为不是新生儿死亡的原因。

3、根据法学理论,有生命胜于无生命,不能以生理缺陷为由,否定该生命存在的意义,故,新生儿出生不是过错,不是损害后果。对于本案而言,2016年7月2日,EEEE明确报畸形,患方未选择终止妊娠,未行DNA检查;7月4日,我院再报畸形,患方未选择终止妊娠;8月1日,我院第三次报畸形,患者仍未选择终止妊娠;9月3日,我院及BBBB均报畸形,患方仍等待约专家会诊。患方在四次获知畸形的情况下,仍犹豫不决未选择立即终止妊娠。9月4日,患方孕36周 以胎膜早破、胎儿宫内窘迫入魏县人民医院,早产一女婴,该新生儿提前出生属于意外。新生命的出生不是医疗过错,是患方选择的结果,故,医疗机构免责。

四、资质及法律适用问题不属于医学专门性问题,不属于司法鉴定范畴。

对于患方提及的执业资质、资格问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多次指出中医可以在西医科室执业,河北卫计委也规定中医可以在医学影像等岗位从事诊疗活动不属于超范围执业。对于患方提到的《医师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产前诊断技术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及政策性文件,均属行政管理事项。上述问题不属于《民事诉讼法》和全国人大《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规定的“专门性问题”,不是医学技术问题,不属于司法鉴定范畴。

“鉴定事项应始终围绕医学专业问题”是司法鉴定的基本原则,望患方能够理解。

综上,本案产检涉及多家医疗机构产前已经确诊胎儿畸形,并非畸形未检出还需继续进行产前诊断。患方在明知胎儿有畸形的情况下,其不遵医嘱行NDA检查,也未立即采取终止妊娠措施,足以说明其主观上希望胎儿出生。客观上,患方也选择了胎儿出生。鉴于畸形是自身因素所致,且新生儿出生后也未来我院就诊,故,我院对患方的医疗行为不存在过错,医疗行为与新生儿损害后果(畸形、死亡)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

此致

上海东南鉴定司法鉴定所

                           院方:AAAA

                           代理人:王瑞涛

                           2017年714


在线律师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